第六期 2003年10月
局長文告 編者的話 首頁  

教育講場
>> 要重視學生寫作創造力的培養 文•孫鵬飛

  今年五月,我應邀去本澳某校觀摩兩位初一語文教師進行的“寫作前指導”研究實踐課。
  第一節課,由A老師指導《我的零食》。
  每個學生課桌上都有一張A4紙大的資料(我也有被分到一張)。現照錄於下:

  初一年級作文

題目:我的零食

  1. 許多學生為甚麼要吃零食?你是常吃零食的嗎?為甚麼?
  2. 你會選中式的還是西式的零食?你常吃的零食是甚麼?你為甚麼會選擇它?
  3. 你在甚麼時候甚麼情況下吃零食 的?
    - 中午放學後
    - 下午放學後
    - 其他時間
    - 獨自吃
    - 和同學一起吃
    - 在街上邊走邊談邊吃
    - 在室內吃
  4. 你一個月花在買零食吃的錢約需澳門幣多少?
  5. 你怎麼看待吃零食?
    - 有益於健康
    - 無益於健康
    - 有害於健康
    - 無所謂

本篇作文要求:

  1. 題目可以自訂,但應以吃零食為主題,並以“我”為中心。
  2. 如你很少、不喜歡吃零食,可寫你為甚麼“與眾不同”。
  3. 文章分段內容,可自行修定或重新構思。
  4. 可加插圖。

  A 老師按照上述問題按次序地提問,在學生回答後,對這一問題作歸納、小結。

  在講完這份資料後,A老師再派發一張A4紙,上刊一篇短文《多吃零食害處多》,老師朗讀後,再由全班學生朗讀。

  這一節課,內容充實,學生活動多,絕無冷場。有些學生的回答也饒有興味,如常吃的零食以及選擇它的原因,可謂“百花齊放”,甚麼魚蛋、牛百葉、串燒牛肉、燒烤雞翼、朱古力、香口膠、薯片、薄荷糖......有的還說明非吃某個品牌不可,這些各自精彩的答語使課堂氣氛十分活躍、歡快。看得出這堂課學生上得很開心。

  休息二十分鐘後,聽課老師又走到另一個初一班級聽B老師講題目為《我的早餐》的“寫作前指導”研究實踐課。

  她講課內容、安排和方法與A老師迥然不同。她沒印發資料,一開始先板書四個大字——“我的早餐”——於黑板上端中央,然後轉身向學生提出一個誰都想不到的問題:

  “各位同學,三天後我們又要寫作文了。這次我出的題目是《我的早餐》。你們誰能猜到我為甚麼不要大家寫《我的午餐》或《我的晚餐》?你們猜猜我希望你在作文本上看到你有關早餐的哪些內容?”

  這問題確實有點突如其來,學生們思想沒準備(別說學生沒思想準備,我這個聽課老師也愣了一下,轉入思索她提出的問題),所以沒有學生即時舉手回答,過了兩分鐘才先後有四個學生舉手,老師聽了學生回答後,又問“有沒有同學常常不吃早餐的?為甚麼?”不料有四分之一學生立即舉手表示“常常不吃早餐”,提問幾個學生得到的“原因”,幾乎是一致的——早上起身遲了,來不及吃早餐就趕上學。老師又問:“你們常常不吃早餐返學連續上四五堂課,肚餓唔餓部H”這些活潑可愛的學生異口同聲地(大聲地)說:“餓!”課堂媗T起了一片笑聲,連十幾個聽課老師也被童真所感染,都笑出聲來。老師說:“既然感到餓,當然好唔舒服測戚礹惕r?”“情I”學生又一致大聲地呼喊起來。“你們能不能改一改遲起身的習慣,能每天吃了早餐來上課呢?”沒有學生回答,許多學生只是笑著或點頭或搖頭,表示他們同意應早起身,應吃早餐,但是積習難改,懶蟲難驅。

  老師又問:“你們的早餐是屋企媽咪整的還是在出邊買吃的?”買吃的佔多數。

  又問:“買些甚麼早餐吃呢?”答案當然品種繁多,中西式都有。老師指著兩個學生問:“你為甚麼總是買XX吃?”靦腆的女孩只說兩個字——“好味!”引起大家一陣歡笑。

  在整堂課快結束時,老師以總結性語言說:“這次作文希望你們真實地寫出自己吃早餐的情況,常常不吃早餐的同學要寫寫你為甚麼這樣,分析一下吃早餐對我們少年的影響。主要寫你自己吃早餐的情況,我沒有具體規定內容方面。最要緊是真實,無論內容、感受,希望能寫得生動些、活潑點,讓我在改作文時仿佛看到你們吃的各種美味的早餐,仿佛聞到各種早點的香味,也聽到那些來不及吃早餐的同學到上第四堂課時肚子媦T哩呱啦的叫聲......”

  B 老師整堂課板書極少。她的語言生動活潑,營造出一種愉快教學的氣氛。

  在後來的聽課老師們聚集在一起、評析這兩位老師的“寫作前指導課”時,雖然都予以正面的評價,但對前者給予更多的讚賞:指導詳盡、內容具體、資料充實,使學生認識到“多吃零食害處多”的道理,並促使學生改掉多吃零食的壞習慣。對後者則指出老師亦應教導學生認識“不吃早餐”的危害性,從而改變學生遲起身而來不及吃早餐的壞習慣。有的老師還提出最好也印發資料,讓學生在準備作文時“人手一紙”,寫得好些,如《不吃早餐害處大》。

  聽了這兩堂課,引發幾個問題;我們的寫作課還必須要求“文以載道”,要賦予一篇數百字的作文以“樹立正確XX觀”、“改掉壞習慣”的重任嗎?寫作前指導課的老師指導得詳盡、具體、充實,還讓不讓學生自由馳騁其觀察力、想像力和分辨能力?老師把知識嚼爛了餵給學生吃,把怎樣開頭、怎樣分段、寫些甚麼、怎樣結束都“指導”了,不會使作文寫成一個模子,哪有個性化、哪有創新和獨特的東西?我們用這樣的方法培養同一個模子出來的學生將來怎能有獨立的思考能力、怎麼應付瞬息萬變、錯綜複雜的社會?我認為A老師的課是不宜提倡的,B老師只是起了指引作用,往前走的路還是讓學生自己去走、去闖,留給學生較大的空間去飛翔,注重培養學生的創造力。如果我們每一位語文老師都能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和完善培養學生創造力的教學方式,那麼,即使一堂寫作前指導課,也將對學生的成長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

(作者為澳門科技大學講師)


教育及青年發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