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 2003年1月
編者的話 首頁

人 物 素 描
>> 專訪:李小瑩老師 特約記者.黃志榮
 
 

「當教師是我從小就有的一個很美麗的願望,而且總感到終有一天可實現,因此,我必須要比別人努力多十倍;別人讀一本書,我要讀十本書。」

經常在教育資源中心遇見李小瑩老師,因為她是這堛滿u常客」。每次見到她,總被她那輕鬆的笑臉和溫文的話聲所吸引。跟小瑩傾談,很能感受到她那份對教育的熱誠和喜悅,而對教育、工作、進修、生活,她都有自己的一套理念、看法和態度......

當教師是她美麗的願望

問:當教師是妳自小的志願嗎?
李:當教師是我從小就有的一個很美麗的願望,而且總感到終有一天可實現,因此,我必須要比別人努力多十倍;別人讀一本書,我要讀十本書。雖然我讀書的成績中上,但是常常感覺到自己很笨。家父要求非常嚴厲,每次派成績表都要詳細報告成績退步的原因。畢業試因未達父親要求,考上了東亞大學亦不獲准準報讀,認為以我的成績升學是浪費金錢的。當時很不服氣,但沒有辦法。今天,我才漸漸領會到父親的苦心。

問:後來如何當上教師?
李:中學畢業後的第一個炎熱夏天,班主任跟我談了一個下午,他說我並不笨,只是家庭管教過嚴,父親要求太高,再加上填鴨式的教學法和金字塔式學校制度的壓力,令人缺乏自信。他又認為家長以分數的高低來衡量子女學習的努力程度,並作為對學校或對教師的評價,甚至教育效果的指標,是極不合理的。現在的應試教學,學生為考試而讀書,大大降低了教育意義。他更對我說,他年紀已很大,即將退休,如果我想嘗試改變人們對分數崇拜的觀念,就應該去從事教育工作,用一生的努力去見證:人是可以為學習而學習,為喜愛知識和真理而不斷努力的。在班主任的鼓勵下,我報讀了聖若瑟中學的特別師範班,我最大的期望是將來做老師時,能引導兒童自發學習,從中發現學習的興趣,能夠終生保持對學習的樂趣。一年的師範班之後,就投身教育工作,當年教師薪金不高。初入行時,實在感謝學校主任對我的幫助,她引領我進入教室,並詳盡解釋家長的要求和學校的宗旨,以及對兒童的教育方針。更令我感動的是,家長雖然知道我是一位新老師,但也能信任我,選擇把子女送入我班學習,現在還經常見到當年的家長,談起他們子女的教育,仍然津津樂道。

教學生涯的難忘經歷

問:十多年的教學生涯,有沒有難忘的經歷?
李:記得有一年,我班有位用左手的小朋友,常被人取笑寫字慢和不整齊。為了教好他們,我除了向一些子女也用左手寫字的家長請教外,更開始學用左手寫字。之後,我用自己學習的經驗去教他們寫,顯然,小朋友的進步加快了,沒有人再取笑他們是左撇子了。我認為讓小朋友重拾自信,對成長很有好處。老師在教學過程中,不單要照顧一般的學生,還要留意有特殊需要的學生。教師應不斷學習,不斷吸收教學經驗,請教一些有經驗的教師,從他們身上學習書本上學不到的經驗。教育是理想和實踐的互動過程,單有理想,不會成功,但理想轉化為現實,必須經過毛蟲由卵到蝴蝶的蛻變過程,而蛻變結果就是理想的實現。

滿足感來自教學過程

問:教學工作帶給你最大的滿足感是甚麼?
李:我認為最大的滿足感是在教育的過程中,而不在於結果。不是說結果不重要,但培養人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事,而人是有差異的,所以不能只看結果。如果能夠做到教師教得有樂趣,學生學得有興趣,這已經是教育工作最大的滿足、最大的樂趣了。此外,能夠將學到的知識傳授給學生,也是最大的滿足感,其他行業未必有這個機會,因為你只是生產線上的一部機器,努力為公司賺錢,但教學不同,我學得到的知識可以輸出,亦促使我不斷學習。而我最大滿足的是教與學可以同步進行,很多人都是「學」一個階段,「教」一個階段,而我是教與學互動的,對學生亦有很大的好處。

進修有助打開能力倉庫

問:現在有否繼續進修?
李:我現在正修讀研究生課程。從94年開始,報讀華南師範大學在澳門開辦的幼兒教育發展心理課程,讀完三年專業課程後,由於學校的關係,停了一年,之後,又讀了三年學位課程。學士畢業後,繼續升讀碩士學位課程。

問:邊工作邊進修,有沒有壓力?
答:沒有壓力,相反促使我更努力進修。我喜歡研究小朋友的學習;我教了六年小學,七、八年幼稚園,我是用研究的眼光來看小朋友的,有人說教師是輔導者、指導者、教育者、褓育員,但我有更多一重角式,就是觀察員。我在教學過程中會去觀察兒童的互動,為甚麼他會發生某些現象?是否由於教師的態度?是否由於家庭的影響?等等。這些問題都是值得探討和研究的,所以教學工作帶給我無窮的樂趣。
問:談談進修的心得?
李:進修對教師而言,可以增加對學生的了解。教師在擔任教學角色時,容易產生施教者的盲點,有時因趕課程計劃,忽略了兒童的接受力或吸收力,也有可能忽視兒童情感交流的需要,所以,我覺得教師應積極進修,在進修的同時可以擴展一下自己的視野。學習除了可以令自己回復學生的身份外,教授們的認真教學態度也會給我正面的啟發,邊學邊做邊反思。在教學的旅途上,進修就成為我最佳的伴侶,因為它一直默默地支持我,當我有困難時,它就伸出智慧的手來幫我打開能力的倉庫。

教學工作不應知足

問:有甚麼教學心得可以跟大家分享?
李:正如馬斯洛的人本主義認為,每個人都有自我實現的需要,而教育就是幫助一個人去實現自己。教師本身就是一種不平凡的工作;我從事幼兒教育,是一項非常有創意和富挑戰性的工作。很感謝校長給我和同事們有機會一起參與探討多元智能的研究課題,嘗試找出幼教的新亮點;在探討過程中,大家積極參與討論,相互交流教學心得,務求找出幼兒教學的路線。幼教老師肩上的負擔不輕,一方面是保育幼兒,另一方面是啟發兒童智慧的眼睛,發揮兒童才能的小宇宙,我們不單要設計教具,更要為兒童設計能喚醒智慧的課程,每個兒童都是我們的希望,他們擁有獨特的才華,如玉石必須經過打磨和拋光,將來才能成大器。此外,教師要常常反思自己的不足,人們常道「知足常樂」,但在教育的工作上,絕不可以知足,因為知識本身不斷在變,而追求知識的目的最終就是在教學上實踐,凡是可以實踐的教學理念就有一定的存在意義。21世紀的資訊科技一日千里,教師必須跟隨時代的步伐,與時並進。

問:你認為教師應該如何因應社會的轉變而轉變?
李:教育由教師為中心到課程為中心、兒童為中心等等,隨年代的變化,今天的教學應以教師為輔導,以兒童為主導。21世紀新時代,自主課堂的教學模式,會取代傳統教學,為兒童減輕讀書壓力,是當前的任務,開放性的學校亦有助推動教育改革。傳統教學扼殺兒童的童真,進入學前教育就要強迫進行抄寫活動,對兒童的管制過嚴,阻礙兒童的創意發展,不利兒童的成長。因此,教改急在眉睫,本澳學校要得到家長的支持,進一步發揮家校合作精神,對促進教育的改革有一定成效;由於私校資源不足,而政府的資助就成為推行教改的核心力量。

教師要有犧牲精神

問:你認為一個好的老師應該是怎樣的?
李:教師要具有教學的熱情和動力,這樣,在教學過程中才會調動自己的積極性,把每一節課上好,並能帶動學生專注及積極參與你的教學活動。教師要對兒童有愛心,還要懂得尊重和欣賞兒童的優點,如心理學所謂的皮革馬利翁效應,老師關注的學生,他將來一定有成就。此外,教師必須具有責任感,隨時留意患病的學生,給予特別照顧,特別是幼兒教師,應略懂護理常識。教師亦應具有與人合作的精神,多與其他教師交流教學心得,促進彼此的了解,對教學、教學改革以及教師的成長都有很大的幫助。教師亦要與家長多作溝通,耐心聆聽家長的意見,虛心接納批評,除有助教師自我反思,亦能促進家校合作。教師還應按照學校行政指示履行任務,先公後私,尊重服務單位,努力完成工作,積極參與活動,促進彼此合作意識,作學生的榜樣。總而言之,好老師除應具以上條件外,還應要有犧牲精神;如果說教育是一種付出,則教師付出的最大。


 

教育及青年發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