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 2003年1月
編者的話 首頁

人 物 素 描
>> 專訪:陳志賢老師 特約記者.黃志榮
 
 

「我認為現在的教師是多重身分的,他可以是一個推銷員,一個服務員,一個褓姆,也可以是一個社工……。」

由於工作的關係,認識陳志賢老師已經有一段不短的日子。雖然這樣,坐在我面前的他,仍帶著一分靦腆、一分拘謹。但當談到他熱愛的藝術教育時,陳老師說話立刻變得滔滔不絕,臉上更增添一抹輕鬆而開朗的笑容。

偶然機會當上教師

問:中學畢業後,做過些甚麼行業?
陳:中學畢業後,曾赴港讀了一年預科,專修美術,包括繪畫、美術史、攝影等,後來因為父親去世,所以返回澳門工作。第一份的工作很有趣,是任大廈管理員的管理員,即是主任。由於人事比較複雜,而自己又是初出茅廬,所以做不夠一年就沒有再做了。後來又轉行做文員,但又覺得太死板。而一直來我都會斷斷續續地修讀一些藝術課程。

問:如何當上教師?
陳:其實是很偶然的。在做教師之前做過不少行業,最後是做電腦程式推銷員,剛巧到學校推銷計算成績的程式,跟校長談得很投契,言談中透露了自己對美術的興趣,再加上該校教師朋友的推薦,見了幾次面就成功當上了教師。

問:是否當美術教師?
陳:不是,當時任初中科任教師,由於校長知道我的美術專長,所以安排任教較多的美術課。其實,我從來未有做過專職美術教師,現在是五年級班主任,任教五年級中文、數學以外,每週也兼教五、六年級十班美術課,雖然有點累,但很有滿足感。

自少喜歡美術

問:何時開始對美術產生興趣?
陳:十四歲就開始喜歡繪畫,當時也有參加美術協會舉辦的短期課程。

問:對美術的興趣是否受家庭的影響?
陳:我爸爸是做木匠的,有一個很大的工場,專門做木櫃及承接工程等。也許受到做木工藝的感染,讀書時,每次做到美工勞作時,就特別精神。

工餘修讀視藝課程

問:有甚麼原因驅使你修讀視覺藝術教育課程?
陳:我是97年開始修讀的。之所以修讀這個課程,其實應多謝教青局在93年舉辦了一個由陳美玉任教的藝術欣賞及批評的課程,讓我知道美術教育是這樣廣泛的,原來教美術不單只是技巧,還包括藝術欣賞及其他方面,由那時開始,就很有興趣認識多一點有關美術教育的方法,所以97年知道理工學院開辦視覺藝術(教育專業)專科學位課程後,立即報讀,並放棄在澳門大學修讀了大半年的小學教育課程。

問:一邊工作一邊讀書,可以應付嗎?
陳:比較累,但很有滿足感,因為可以學習到不同的藝術,有雕塑、攝影、繪畫,比較全面,其中我較喜歡的是美術教育。由於該個課程在教育理論方法相對較少,而我的興趣較偏向於美術教學及課程設計方面,所以,我花了很多時間在研讀相關書籍上,而課程內容如雕塑等相反做得不太好。

編寫課程成最大興趣

問:修讀完視覺藝術課程之後,在工作上有沒有轉變?
陳:修讀了課程之後,在教學上會比較偏重課程設計的系統性和趣味性,在編排課程方面,過去都是一堂完成的,也就是說,今堂繪畫,下一堂做勞作,完全沒有系統性的;但現在我會先定一個主題,例如:澳門的文化與古蹟,我就會用幾堂來圍繞著這個主題,但形式上我會加入版畫、雕塑等等。

問:有參加教學設計比賽嗎?
陳:得過兩次獎,分別是99年及2001年,參加比賽的教學設計其實都是視藝課程的作業,前一份名為「人像多面睇」,取得甲等獎,第二份得獎的是「創意藝術之旅」。

問:有沒有繼續進修?
陳:2000年完成了視覺藝術(教育專業)專科學位課程之後,學校沒有繼續開辦學士學位課程,所以在去年報讀了澳大的小學教師培訓課程,以補教育理論之不足。其餘時間,主要埋首設計課程,這也是我最大的興趣。

失敗與成功的經驗

問:十多年的教學生涯,有何難忘的遭遇?
陳:先談一談初入行時的失敗經驗吧!最初當教師,未讀過教育,只憑著一腔熱情。記得當時教的是初中二,由於未能掌握學生心理,處理問題比較死板。有一次,一位學生半年未交班社費,所以,不但當著其他學生面前責罵他,認為他是有心對抗,還理直氣壯地跑到他家中,質問不交班社費的原因。但當我發覺他的家庭經濟環境真的很差時,已經深深地傷害了這位學生的心。之後,每次踫見我,他都會刻意避開。這可說是我教學生涯中一個深刻的失敗經驗。

問:有沒有令你感到有成功的經驗?
陳:也有的。有位以前在小學教過的學生,今年高中畢業去了美國讀書。最近,收到他的信,提及我以前教他時講過的說話,而且表示認同。想不到以前講過的說話,今天學生還記住,實在令我很感動,亦感受到教師言行的重要性。

問:你覺得當教師的滿足感在哪堙H
陳:我覺得當教師最大的滿足感在於令學生行為的改變。曾經有這樣一個例子:有一位學生,經常坐巴士時與我碰面,但從不會理睬我的。然而,我每次都照樣叫他早安。經過許多次之後,現在,終於他也懂得主動叫我早安了,還跟我傾談,甚至見到他讓位給別人。所以,我認為教育是一種長線投資,不能要求即時回報,因為真正的回報可能是十年之後的事。

心目中的理想教師

問:你認為一位好的教師應該是怎樣的?
陳:一位好的教師除了認真批改作業及備課之外,還要多些與學生接觸,有良好的關係,多為學生組織活動,真正去聆聽學生的心聲,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上的問題。我認為現在的教師是多重身分的,他可以是一個推銷員,一個服務員,一個褓姆,也可以是一個社工……。

問:可以深入闡釋一下嗎?
陳:所謂推銷員就是指教師要向學生推銷做人的態度,學生通常都不願意去聽,所以我們就要去想辦法,想些不同的教材、教學方法,例如創思教學等,令他們去聽,吸引他們主動學習,還要不斷跟進,這跟我以前做的推銷電腦程式工作沒有分別。而服務員的意思是指,當與家長建立關係的時候,可能會遇到一些無理取鬧的家長,教師仍要緊守自己的原則,不要跟家長發生衝突,相反要想辦法加強彼此的溝通。我認為現在的教師一定要適當轉變,要因應不同的情況採用不同的態度。其實教師還是一個演員、一個編劇……,可以說教師是要萬能的,但沒有辦法,因為社會的需求不同,所以我認為教師改作業的時間應該減少,而改作業多的原因引申出課程的問題,課程太呆板,不夠生活化,令初入行的教師遇到很大的挫折。實際上我們應該多放時間在與學生的關係建立上,要改變這個情況,歸根究底就是課程問題。

課程應具本地特色

問:你認為本澳課程有何問題?
陳:現時本澳的課程缺乏本身的特點,只是沿用香港課本,為甚麼我們不可以自己編寫一些教材?當然現在都有,但太少了。其實澳門已經很好,學校有教學自主權,政府的干預亦比較少,但為甚麼未能改變這個現狀?所以我認為如果政府的課程大綱目標能定得清晰些,例如初中一要達到某些標準,而不是某個單元的指引,這樣,教師可以依據這些目標,但用不同的教學手法,自編一些教材,而不只是照跟香港的課本。其實,政府每年也有舉辦教學設計獎勵計劃,但我覺得獲獎課程設計未能廣泛推廣及應用。也許公立學校早已試行,但大部分私校就未採納到這些出色的課程設計。我認為這些課程設計是寶藏,是很多教師的寶貴教學經驗,希望政府在課程推廣上可以做好些。

盼望為藝術教育多盡一分力

問:作為美術教師,你認為藝術教育的重要性為何?
陳:最近在一些講座上,有學者指出,藝術教育除了培養學生思維之外,還可幫助學生更關注社區及帶動整個文化的承傳,此外,應與其他學科結合,例如跟中、英、常識、數學都可以就同一主題而共同設計一些教學活動,即所謂統整。當然,這種構想現時在澳門尚未普及。

問:十多年的教學生涯,還有初入行時的教學熱誠嗎?
陳:當然有。也許是自已不斷保持進修的原因吧!

問:對未來有何抱負?
陳:希望可以成為一位全職的美術教師,雖然這個願望不知道何時可以達到,但我相信終有這一天。另外,希望自己編寫的藝術教育課程,將來可以讓全澳的學校採用。更希望通過互聯網凝聚澳門的藝術教育工作者,分享教學經驗,為推動澳門的藝術教育而盡一分力。


 

教育及青年發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