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期 2003年6月
編者的話 首頁

藝術教育
>> 教師座談:音樂教育  

  三月十一日一個下午,本刊編輯組邀請到三位來自不同學校的音樂教育教師:任職於私立學校的音樂教師黃卓威老師、鄺詠珊老師及公立中學音樂教師李慧嫻老師,一起暢談對本澳音樂教育的看法、發展空間等......

 編:你們都是現職的音樂教師,可以簡單地介紹一下自己嗎?
 黃:我任教私立中學,現正就讀理工學院音樂教育課程。
 鄺:現任教於某私立小學,我跟黃老師是理工音樂教育的同學。
 李:我在公立中學任教音樂,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

 編:可否談談學校現時音樂教育的狀況?
 李:現時一般學校對音樂課的觀念仍停留在比較傳統的階段,很多時會認為只需設有一些敲擊樂器,一些影音器材,已經很足夠。學校對音樂科的重視程度總不及所謂的主科。
 鄺:私立學校資源更少,最大的問題是私立學校一開始就不重視音樂課,以前每個星期有兩節,現在只刪剩一課,即使你很想教多一些東西給學生,學生也很想學,但沒有時間教,所以,一年算來,教的東西還是很少。
 李:我教中學,也是每星期一節,但公立小學有兩節。
 黃:我任教私立中學,也是一節,到高中就再沒有音樂課了。
 鄺:因為現在增加了越來越多其他的科目,例如電腦、普通話等。
 黃:我校校長很支持音樂,然而在實際資源分配上卻有一定的困難,我們提議了很多次,還是未能實現。

 編:如何面對現時的教學環境?
 鄺:其實現時的情況又不是太差的,因為校長及同事都會很尊重你的,他們會覺得讀音樂教育的人很少,認為你很有決心和誠意。
 黃:對,他們會好欣賞你,因為以前他們的音樂堂只是唱歌,現在竟然可以教這麼多內容。我會教學生作曲、演奏,而且是每一位學生都要做,雖然未必人人都做得很好,但有同事會覺得奇怪學生可以做得到。其實,現在大家對音樂課已經重視了許多。

 編:現時學校音樂教育的師資如何?
 黃:現在有很多學校的音樂老師都不是音樂教育專業,他們懂彈琴和樂理,一般都是依照課本教學,也會用錄像帶等,讓學生認識不同的音樂,有些教師會帶學生去參加音樂會。我在未進修音樂教育課程前,自己亦會設計一些方法改善教學,而進修後,可以認識更多新的教學方法。
 鄺:我想,本澳大部分的學校都已開始聘用專業的音樂老師,部分可能來自國內,至於學歷如何,我們也不大清楚。

 編:你們會採用甚麼的課程?
 鄺:我會跟隨教青局的課程大綱,而採用的是香港課本,因為它們的內容跟本澳課程大綱的內容很相似。
 黃:早幾年看過該課程大綱,但我覺得內容太多了,教不完的。我也是用香港課本,但只能對其中單元作選擇性去教。每年我都會作一些新的嘗試,初時我對某些主題教得比較深入,現在我又嘗試教得淺一點,層面闊一點。我會要求學生用一些敲擊樂器進行創作,並表演給其他同學欣賞;但做這些活動,花的時間很多,所以課本內容三分之一也教不完。

 編:學生對音樂課的興趣大嗎?
 鄺:視乎你怎樣去教。學生基本上是不會不喜歡音樂的,問題是某一課的內容,例如講一些樂理的課,很悶的,那麼,該堂就會上得很辛苦。
 黃:他們的班主任告訴我,在寫週記時,學生會提到覺得音樂好好,覺得音樂世界很闊....
 李:跟鄺老師講的一樣,很視乎內容......

 編:高中還應有音樂課嗎?
 黃:不應該停的...
 鄺:對呀,學習音樂尤如學習一種技能,一般需要不斷去練習,好像機器,停了就會壞,原理一樣。而且,學生如果入大學時選擇讀音樂,就會銜接不上。其實以現時本澳學校的音樂基礎教育,是無法可以進入專業的音樂學院的。現在的情況是一定要依靠校外的學習。

 編:學習音樂對學生有何正面意義?
 鄺:我覺得參加了鋼琴興趣班的學生,她們的情操特別高,比起其他同學,也較聽話,斯文淡定很多,即使以前是較頑皮的,現在都有轉變,相信學習鋼琴是可以培養品德修養的。
 黃:對,練習鋼琴可以培養耐性和專注力。我的學校有管樂隊,學生對音樂很有興趣,他們會很有耐性地練一首樂曲;記得有一次,我叫同學自己去介紹一下他的樂器,他竟然將整個樂章演奏出來,而且演奏得很好。

 編:外地學校的音樂教育發展如何?
 黃:我曾經參加過一、兩次由香港童聲合唱協會舉辦的有關音樂教育的會議,會議講到一些外國的音樂教育的經驗,例如:瑞典有部分中學,每班都有一個合唱團,每星期有很多堂音樂課;聽到這些訊息,感到很嚮往,如果澳門能夠每星期有三堂音樂課已經很不錯了。
 鄺:去年,我們學校教師往台灣作教學交流,參觀了光仁小學,該校是一間文法中學,但對音樂教育非常重視,設有一幢獨立的音樂教學大樓,一個星期有七堂音樂課。大樓內有很多間獨立的樂器室,好像一所音樂學院,有由學生組成的管弦樂團。我想澳門是沒有可能做到的。
黃:這樣其實是需要的,你即使只開辦一所音樂學校,提供那些準備將來繼續升讀音樂的學生......
 鄺:可能對澳門來說較難,因為始終澳門比較小,人又少。據了解,剛才講的光仁小學,課程很多元化的,除了音樂之外,亦很重視體育。

 編:也就是說該校很重視一些閒科...(引起哄堂大笑)
 黃:對呀,但音樂科其實不應說是閒科,應該與其他學科是地位平等的,德智體群美五者都很重要的。
 鄺:應該說那間學校很多元化。

 編:家長和學生都將音樂科視為閒科,這些觀念對你們的教學有影響嗎?
 李:我上年碰到一件事,就是有一位學生因為四個單位不合格要留班,其中的一科是音樂,於是很不服氣,認為音樂不應該不合格,他是應該可以升班的。家長及學生向學校投訴,最後,我要將有關情況向家長清楚交代。我想,如果這科不是音樂,會是怎樣?是否會發生同樣投訴呢?
 黃:從李老師講的個案聽來,我相信不是因為教師要求高,令學生不合格;我認為該學生之所以不合格,主要因為學習態度及行為方面的原因,例如遲交、欠交功課等,而不是學習方面。
 李:對呀!音樂的評分很有彈性的,由於學生都不是音樂家,所以在計分上,看的主要是學習態度;如果學生已盡力去做,我是不會給不合格的。

 編:你們對音樂教育有甚麼抱負或期望?
 黃:我一直都在想,怎樣可以提起學生對音樂的興趣呢?我現在上課只能靠口講,這是大調,這是小調,其實學生很難掌握到的;音樂是觸摸不到的,很希望學校有一個音樂室,每兩個學生能夠有一部電子琴,當教他們些甚麼時,可即時彈奏出來,即時明白甚麼是大調,甚麼是小調。只有這樣的教學環境,才能真正啟發他們音樂的能力,才會繼續有興趣學,否則只是空中樓閣,學完也不知道學過些甚麼。我曾經教學生用電腦打樂譜,並即時聽回自己寫的樂曲;電腦是一件不錯的教學工具,透過音樂遊戲、音樂軟件,學生是可以學到多些音樂知識,但奈可資源有限,電腦室經常爆滿,在安排上很費思量。
 李:我的理想是,每個學生都可以學習一種樂器,只要他們學過樂器,就會對音樂特別有興趣,因為,實際將音樂玩出來,才能真正體驗音樂......,平時上音樂課實在太空泛了。
 黃:我試過教學生敲擊樂器,要他們分小組創作一些節奏,自己去練;之後,再教樂理時,他們很容易明白;所以只靠講是沒有用的,一定要運用。

 編:會否覺得學生喜歡的音樂與學校教的音樂脫了節呢?
 黃:有點吧!不過只是因為他們未有接觸過吧。
 鄺:這種情況,中學可能會有,但小學就不會。我跟他們說,流行曲你們到處都可以找得到,但書本堶掄羲滬絳痋A你們要刻意去找才可以找到,所以,他們會更加留心聽課。

 編:學生會否認為學校教的音樂追不上潮流?
 黃:最初是會有的,因為他們未接觸過。我認為這個情況,社會是有責任的,電視又不播,電台也不播,這麼大的音樂世界,他們卻從來未聽過,所以,我認為政府有必要推廣。在教了他們一個學段之後,他們會開始感受到音樂世界的闊大,開始有興趣,有些同學在寫週記的時候會說出心聲,有些同學會問我某一首音樂在哪堨i以買得到等等。我認為,在初期是需要催迫一下的,例如:去年開學第一堂音樂課,我要求學生到唱片舖試聽至少四種類型音樂,流行曲可以是其中一種,但你必須去聽其他三種,然後,寫回一個報告。他們聽過之後,有同學跟我說,發覺古典音樂很好聽,又或者說純音樂也很好聽。很多同學會將試聽感受寫了出來,其實多些接觸,就不會認為古典音樂是很老土的東西。
 鄺:我認為音樂教育應該是由幼稚園開始,如果你專業去教他們的話,到中學時應該已經很好的了,不會將流行曲與古典音樂去這樣比較,應該會有一個正確的觀念,是覺得兩樣不同的東西。
 黃:對,如果他們小學已經開始接觸的話,他們都不會這樣想的。

 編:與鄰近地區比較,本澳音樂教育的水平如何?
 鄺:本澳落後非常多。
 李:我想與香港相差很遠。
 黃:這個是肯定的......
 鄺:台灣有位教師也曾被邀來理工學院跟我們上課,但她的教法在本澳未必能得到認同,因為本澳的音樂教育較過時。她在幼稚園就開始教授正統音樂,用動作配合;有人會認為這是屬於舞蹈範疇,不應該放在音樂科堶情A會質疑:為甚麼音樂堂教跳舞?。
 黃:澳門太細了,人們很介意別人的看法,這是一種文化,做點動作已覺得很不好意思,大人如此,小朋友當然一樣。所以,澳門即使照她的做法,也未必可以做得到,因為澳門的環境就是這樣。
李:澳門的文化的確有點不一樣,台灣跟澳門在這方面有一定距離......

 編:作為教師,有沒有想過如何去改變這種現狀?
 黃:除非全澳學校整體一起去做,才會變成一種文化。
 李:即使一間學校去做,也是一種較大的改革,因為傳統的包袱很重。
 鄺:很難的,因為音樂教師的水平不同、看法也不同。
 黃:本澳音樂教育中,在本地或外地受過音樂教育培訓的教師就只有幾十位,所以很難做成一種氣候;也許要組織一個會,但也不容易.....
 黃:音樂是一種啟發式的教育,當人們真正認識到它能啟發小朋友思維的重要性,人們才會重視;現在的情況是,大家看不到德、智、體、群、美要平衡,而只看到智育。
 李:可能因為去讀音樂的只是一小撮人,而大部分音樂老師都不知道本澳的音樂教育是如此落後的。
 黃:我認為應該要做的是對本澳音樂教育在資料搜集、評核,研究本澳音樂教育的水平、音樂教育對兒童的啟發作用等,將長期存在的問題帶出來,讓大家去討論和重視。
 李:我認為應該要大膽去嘗試。既然我們已經比別人落後了這麼多,所以,我們必須要大力推動,多辦一些講座,教師之間多作交流,讓教師去了解更多現時本澳音樂教育的落後情況。


教育及青年發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