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期 2003年6月
編者的話 首頁

創作空間
>> 隨想 文•雪

  夜晚永遠是讓人感到無助的,在這種時候,心情極感彷徨,迫切需要尋找可以安慰心靈空落的彼岸航線,一如溺水的人手中抓住的救命稻草,儘管那根稻草也同樣無力。 前方是被街燈照出來的一片昏黃,從高層住宅的窗口望下去,那些或行走或站立或隨意地坐在綠化帶堶撞D閒談的人們的身影是那樣渺小,那樣微不足道。

  生命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呢?!我呆呆地注視著那片熟悉的山坡,它們在夜色的遮掩下顯露出一種異樣詭秘的色調。大橋蜿蜒著直伸向盡頭,天空升起一輪明月,被周圍的雲層遮去半張笑臉。月亮也是憂鬱的,在這個沒有聲音如此寂靜的夜晚。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甚麼,我仿佛很清楚,又仿佛不明白,未來永遠是未知數,我因此而迷茫,因此而困惑,卻又因此而驚奇竊喜。

  路在甚麼地方?人們曾說,路在腳下。這句話的意思是告訴我們要腳踏實地,路是人走出來的。可是我覺得這中間的過程簡直不可提及,走了這麼久,並不知道方向在哪里,沒有方向而去走,是不是一種明知顧犯的浪費呢?!魯迅一早說過“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這話你不能說它不對,當時那種特定的環境是要人們走同一條路,為了爭取自己的獨立自由解放而走上革命革新的路。

  到了我們這一代,被冠以迷茫、墮落的一代,懷著小資的情調對著芝麻大小的瑣事發著無謂的感歎,簡直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腳下的漫漫長路。我們的人生沒有崇高偉大的目標,也不追求奢侈豪華的享樂,我們只是懷著微薄的希望,希望自己的日子能夠過得再稍好一點,享受再多一點就行了。可是理智又經常在這種希望的背後跑出來,告誡我們不能虛度光陰,要成就一番事業云云。矛盾和掙扎將我們攪得混亂,更加迷失在金光大道生命坦途。

  人的欲望往往沒有止境,生活在動蕩飄搖的日子奡N盼望安定,大環境安樂之後又希望能夠小資一把或是大款一回,總是不能滿足,不能安心地享受身邊一些單純的快樂,永遠在探索的路上徘徊,被異象所迷惑,當失方向。真的知道自己想要甚麼嗎?不見得。這種複雜的事情我們經常沒有時間坐下來好好想一想,眼前總有更要緊的短期利益明顯的事情要去做,甚至來不及權衡利弊,本能就已經做出反應而驅使我們去做了。

  可是真做了又怎麼樣呢?也不過如此,過一天算一天。然而就在這一天又一天的遊蕩中,一生已經過去,還是沒有找到我們確切的方向。問一個人一個人迷茫,顧不得思考,懶得去設想,何況還有無數的不定因素使我們的希望幻化為泡影,由此更加抗拒去談論這種沒有實際意義不能解決實際問題的理想主義話題。就算你找到了自己的路,並且打算堅持走下去,你也不能夠保證那條路的盡頭就是你所期望到達的終點。

  心態不可以不說是灰色的,消極的,頹廢的,在無奈中失落,在渺茫中掙扎,自己與自己作戰,心靈精神肉體同樣疲憊不堪。尤其在寂靜的夜晚,思想的蛀蟲啃齧著一顆滄桑的心,欲罷不能,欲語還休。哪一個人可以面對傾訴,他確定聽懂了這靈魂的囈語嗎? 我從窗口收回困澀的目光,室內書桌上米奇老鼠的臺燈柔和地照著,溫暖而又溫馨,我的手無意識地撫著米奇那著名的圓圓大大的黑色耳朵,心思游離出身體,不知飛到何處停留。

  夜靜謐得令人發膩,夜涼如水,電視機嘩嘩地響著,不知經年的老片子媦翿x的對白鑽進耳膜:“你愛我嗎?你愛我嗎?……”

  我不禁微笑了,是啊,腳下的路怎麼走,目標在哪裡又有甚麼重要?這一刻我知道我應該珍惜我手中握著的生活並且感到快樂寧靜,不也就足夠!?迷茫是一世的事,我且留待日後再來思考這樣複雜深奧糾纏不清的問題,現在我將繼續我的生活,糊塗到天亮。


教育及青年發展局